北京汽车零售行业协会

                总有些儿时的回忆,让人不能释怀

                来源:WXS-0317    发布时间:2019-12-29 11:36:11

                《空坪子》 文 porter

                初春的风总是有些凛冽,座落在四面环山的坪上的聂家山更是如此。聂家山是一个小村寨,偌大一个坪,只有一幢两层的楼房孤独地矗立在那儿,房门锁着,余三肯定下地干活去了,他老伴也就去村政府打牌了。


                如今这打牌可是庄户人最大的消遣。这时的坪上静得出奇,只有几只公鸡轮流跳上柴堆,对着正午的太阳引吭高歌,狗依偎在门旁的稻草堆里,半眯着眼象是在休养生息,近些时候它很少有用武之地,因为坪上鲜有人来,所以狗的看家本领有些用进废退。

                东山南山脚下那口乡里有名的大水塘早已是塘泥高筑,蒿草蓬生,外人已看不出水塘的影子了,只有一块晒坪余三仍做着晒场,其它的地方都栽上了桂花树、楠树等可以卖到钱的树木。


                记忆中的聂家山是一个大村落,庄上有十来户人居住低矮的板片房零星地散落在西山和北山前,房前是晒场,晒场前还有各自的菜园,晒场和菜园都被一条环形的简易路圈围起来

                路的东南直抵水塘,这里有两处石阶可下水塘,塘壁都用岩石码砌,一年四季水塘都是满满一塘水,很少露出石阶的最底阶。无论春夏秋冬,村寨都是孩子的乐园。春天到来的时候,男孩子会用樟树叶做成哨子,吹出各自拿手的曲调,呼朋引伴,一起邀约到后山吹柴,担柴回来,往往有意外的收获,裤兜里揣一捧野果或是柴担上插捧野花,有的野花花瓣还可吃呢。

                夏天到来的时候,孩子们多喜欢用筲箕在塘里施鱼,在筲箕里放些饭或锤烂了的螺蛳,然后用两手端住筲箕,这时那些嘴上长肉刺的麻累鼓鱼就来咬孩子们白白的手指和手臂了,通常咬得不痛,只是痒痒的。

                筲箕浸水下两分钟后就可以平稳而缓慢地端上筲箕,快出水时,倏地一下用力提上来,慢了你会看到小鱼四散逃去,只要出水了,鱼就逃不掉了,你会很享受地一条条将它们抓进你的盛有水的桶中。有一次我用力过猛,竟一头栽进了塘中,一同施鱼的小伙伴胖儿赶紧跑到他家拿来他母亲晒内裤的竹篙。

                乡下女人晒内裤的篙子挂得低矮,下面免得有人路过。胖儿用力打我露在水面上的手,一下就将我拽到塘边。,胖儿机灵地在篙上系了根粗绳拍打我的手将我拉上岸来。

                晚上乘凉,家家都将凉床搬到靠水的那段路上,有时听老人给我们讲故事,《说岳传》、《施公案》听得我们如醉如痴,临去睡时,还一个劲问牛皋后来死了没,这时老人只好说,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大人忙时,小孩就在一起猜谜讲故事,谁家有好吃的都拿出来,一起享用,吃得最多的最南瓜子和凉薯。秋天的时候,我们就在月光下踢房子、老鹰抓小鸡、滚铁环、冲火线,叫喊声沸腾了整个坪子,直累到精疲力竭,大家才意犹未尽依依不舍地回家。

                冬天来了,我们都爱挤在小伙伴家的火坑前,享受大树蔸燃烧放出的光热,我们在火中炮红薯、芋头、玉米棒,下雪的时候,我们杵着高跷在雪地上走,提起一脚的高跷在雪地上写字,我们的笑声总是在山间回荡。


                可现在这坪上静得出奇,很多人家儿女考学出去了,老人也跟去了或是在市镇上买了房住,方便儿女回来看顾。没考学出去的家庭,小一辈都打工出去了,在外面买了房子,将老的接走了,这一大坪子人家最后就剩胖儿一家了。胖儿在外做生意,据说发财了,消息应属实,因为胖儿开上了奥迪Q5越野车。

                胖儿奶奶不仅能干,人也很是零醒,九十八岁了,还能上山吹柴,有时她担着柴,手里还拖着一株干树枝,村里人都说她能活到一百多岁,胖儿奶奶也曾信心满满地说想活过百岁,到那时可拿国家的两百元工资。

                不幸的是胖儿奶奶冬初的时候摔断了股骨,起因是余三老伴不许奶奶将马桶放在卧室里,说是弄得她新修的楼房里有味道,所以每天深夜奶奶将马桶悄悄提进来,天没亮定就将桶悄悄提出去,有天早晨,奶奶将桶提出时跌倒在街沿石级上,就这样不能行走了。


                我曾经建议富裕的胖儿将他奶奶送进医院,可农村人都说可以割麦子了,什么意思呢?就是说那么大年纪了,可以离开了。没有任何诊治和营养,奶奶拖了两个多月就去世了。


                胖儿奶奶的丧事办得特别热闹,好几班歌舞和道士不停歇地制造热闹气氛。大家都议论村上的两个庙抽签如何如何准,一下就算到了奶奶去世的月份;都议论奶奶养了个好孙子,将奶奶的身后事办得这样风光,不枉奶奶对胖儿小时候的看顾。记得胖儿小时候不爱读书,望孙成龙心切的奶奶常常亲自送孙儿到十来里地远的乡里学校去上学,有什么吃的好东西总会留给胖儿,我们也曾跟着沾了不少光。


                如今再也不见老人侍弄瓜果,喂养鸡鸭的情景了,老人歇息了,聂家山也跟着歇息了,只有风一阵比一阵冷地扫过。


                快三单双